无人机编队灯光秀,会不会也变成一片红海

   日期:2019-05-22     来源:宇辰网    作者:彭辉    浏览:267    评论:0    
核心提示:无人机表演这个看上去潜力巨大的细分领域,随着越来越多厂商的“逐水草而居”,会不会也成为下一个“红海”?
 “惊艳”,大概是普通吃瓜群众对于编队飞行恰如其分的形容词。如果要延伸一下,也可以在“惊掉下巴”、“亮瞎眼”等形容词中做择决。

在消费级领域,因为大疆的绝对优势地位,很多之前的消费类企业开始转型行业应用,这是“适者生存”的表现。但编队飞行似乎是其中少有的例外。

这项看上去酷炫又时尚的业务,受欢迎的程度出乎了很多业内人士的意料之外。对于不少企业而言,这个细分市场不但可以站着挣钱,也是其去库存的重要途径。

动辄数十上百甚至上千架无人机的花式表演,吸引的不单是越来越多普罗大众的目光,也吸引了越来越多厂商的积极参与。

不过,这个看上去潜力巨大的细分领域,随着越来越多厂商的“逐水草而居”,会不会也成为下一个“红海”?

 

无人机编队表演/图 来源网络

“遍地开花”的编队表演

多年以后,很多人可能已经不记得很多重大活动或盛会的内容,但令人印象深刻的表演也许会永志难忘,比如适合这种场合的编队飞行——一种飞到天上的酷炫表演片段。

正在天津举办的第三届智能大会开幕之际,由500架飞机编队及3D互动穿越技术打造的“奔跑的科技之子”等燃爆夜空的形象,就是这样鲜活的案例。

这是无人机企业一飞智控为此次盛会所作的特别献礼节目。

在无人机编队灯光秀表演方面,一飞智控最近的表现可谓十分生猛,大有“后来居上”的态势。

 

 

 

一飞智控在第三届智能大会开幕之际的编队表演/图 来源一飞智控

“现在做无人机编队的企业,早已经遍地开花了。”

在日前北京展览馆举办的模型展上,来自深圳熵律科技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在谈到飞行编队表演时,如此说到。

在无人机编队表演方面,深圳熵律科技算是业内“新秀”,目前可以提供无人机编队灯光秀表演硬件、软件、服务一站式解决方案,该公司有着专用灯光秀无人机,提供开放编舞、按需定制以及一键起飞、实时监控等,目前可以承接500架以内的灯光秀。

在已经“遍地开花”的无人机编队业务承接者中,亿航、零度&高巨、大漠大是业者公认的国内“三巨头”,目前已开展或正积极开展编队表演业务的公司名单也在不断增长,包括一飞智控、京东、若联科技、深圳道通、臻迪、因诺航空、江西翼眸、上海翰动浩翔、北大工学院……

相比友商,深圳熵律科技表示自己的表演报价较低,比如两百架的规模,报价在120万左右,“我们的报价是每架五千到六千,比市场价低很多,大一点的公司都是一万一架次。”

编队表演的技术难度到底如何?一位来自杭州若联科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编队表演的难点主要有四处:第一是飞行控制技术,因为对飞机的控制很重要;第二是通信链路,要保证多架飞机都能收到信号;第三是定位,必须要精准,这样才能到达指定的位置,第四是控制软件,编队飞行需要软件规划好航线。基于这些技术,做编队表演业务首先要懂飞控,还要懂通信以及具备相关软件的能力,“同时具有这些技术的企业并不是很多。”

 

 

 

零度&高巨的编队表演/图 来源宇辰网

除了技术难度,编队飞行的硬件成本也不低,表演需要备用机以及地面设备,以一台飞机需要上万计算,一百台就上百万,不是随便找个无人机企业就可以承受得了。对于一般有此业务的公司,除非有订单,否则不会动辄就飞好几百架,因为那样做成本太高。而像亿航和零度&高巨这样的企业,则是国内少有的几家可以动辄飞数百架上千飞机的企业。零度跟高巨合作,在室外可以用高巨的无人机做飞行表演,零度的Dobby则可以在室内进行编队飞行。对于亿航而言,编队表演不但扭转了公司在消费级无人机领域不盈利的颓势,也是去库存的很好途径。去年4月,胡华智在接受宇辰网采访时,对此一点也不讳言 。“我们原来大概有几千台的库存,这些库存占用了我们很大的资金,2015、2016年,我们把很多的钱变成了货,在财务认定上是亏损的,编队表演是我们去库存很好的办法。”

2016年6月,亿航智能成立亿航白鹭传媒科技子公司,启动无人机自动化编队飞行表演业务。到现在,编队飞行已经是亿航的招牌之一,且不断地在刷新着纪录。按照胡华智的说法,最开始公司只是做一些所谓的空中造景,让大家有喜庆的感觉,同时对消费级飞机做一些资金上的回收,但飞行编队的发展远远超出了公司的预期,甚至可以说是井喷式的发展。按照胡华智的说法,2017年,亿航就做了几十场表演,2018年公司编队的收入甚至会过亿。而零度&高巨在2018年创造的营收则有8000多万,属于编队表演的这些数字可以说相当令人震惊。

亿航白鹭团队的发展可算该领域发展的一个例证:从刚开始的只有几个人,发展到几十人,且队伍在不断扩大。相关人员也证实,对于亿航来说,无人机编队的架次数量已经不是问题。

目前来讲,有关编队飞行的市场,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总体都还不错。深圳熵律科技相关人士也透露,该公司的表演业务从国外开始做,目前手中的客户“都做不过来”,而从客户的区域来看,欧洲、南美、东南亚都有。

高精定位、英特尔及其他

有关编队飞行,除了国内厂家,英特尔当然也值得一提。有业内人士表示,英特尔不仅是最早做编队表演,技术也是行业顶尖。

2018年2月9日韩国平昌冬奥会的开幕式上,英特尔的1218架无人机灯光秀表演成为霸屏栏目,该表演创造了“同时放飞数量最多无人机”的吉尼斯世界纪录,也是奥运会历史上的首次无人机灯光秀。

 

平昌冬奥开幕式上英特尔的1218架无人机灯光秀表演一度霸屏/图 来源网络

同年的4月29日,亿航白鹭在西安城墙上演1374架无人机编队表演,成功刷新了“最多无人机同时飞行”的吉尼斯世界纪录。2018年7月,为庆祝公司成立50周年,英特尔在加州佛森同时放飞了2018架无人机,这是目前为止无人机编队飞行新的吉尼斯世界纪录。

亿航与英特尔在无人机编队表演上的这种“你追我赶”,对于编队表演本身的发展起到了很好的宣传和推广作用。

亿航无人机编队是第一个实现常态化表演的公司。依据胡华智的说法,原本大家知道的无人机只有航拍,但现在大部分人都知道还可以做编队,这也算是把它变成一个行业所作的一点贡献。就飞行编队而言,胡华智很自信,称亿航的份额肯定是全球最大的,不管是从飞行场次,还是飞行收入。“从前年到去年的影响力来说,找我们做表演的以及被影响的人群也是最多的。”

 

 

 

亿航编队表演/图 来源网络

不过,就编队表演本身而言,国内无人机编队与英特尔并不一样,对此,深圳熵律科技相关工作人员的说法是,英特尔没有高精定位,其表演时飞的是一种“散漫”的队形,通过很多的无人机,拼成图像,而国内用的都是高精定位,这是英特尔与国内厂家在技术上的差异。“英特尔用的飞机比较小,没有搭载RTK,所以成本更低,可以做很多。而国内因为是高精度,用少数几架就可以做出来,很可能我们50架飞机就可以摆出来的效果,它们可能要200架300架。”

 

亿航编队表演机GHOSTDRONE 2.0/图 来源网络

当然这并不是说英特尔的“拼图”与国内的“设计”,存在谁先进谁落后,在他看来,本质上,灯光秀都类似,只是技术方案有差异。据了解,英特尔用的是德国公司的系统,后来也投资了昊翔,其表演时用的也是定制机Shooting Star,机身重量仅为330克,相当于两部iPhone X的重量,Shooting Star属于柔性塑料和泡沫的软性架构,采用塑料螺旋桨、泡沫盖、无螺丝,比较轻巧也耐炸。不过,虽然成本很低,但英特尔收费不菲,而且,小单几乎不接。

 

英特尔表演机Shooting Star/图 来源网络

“我们现在以做灯光秀为主,也卖整套方案。”这位业内人士表示,这是他们跟英特尔以及其他厂商的差别之一,像英特尔就不卖整套方案。

如果你浏览过编队飞行的报道,一定会对“仅需要一名飞手既可操控”这样的技术成熟度而感到惊奇,不过,要进行一次大规模的编队表演,显然不是一名飞手就可以搞定。

“从业内的角度来说,飞一千多架难度其实非常大,光是准备到彩排至少得一个月,需要不停地测试、不停地调试,每一台飞机都要保证不会有问题才行,距离、位置都得放好。”若联科技的工作人员曾跟记者表示,编队飞行外人可能看着很轻松,好像一下子就上去了,其实背后是很辛苦的工作。对于那些大一点的厂家,如今飞多少架确实已经不是太大的问题,因为他们做的多,有经验,对于技术和流程都已经很成熟,执行起来也比较方便。但对于小一点的厂家,要突然承接超过上千架次,可能就接不住,“在飞行过程中有很多细小的问题,因为场地、天气、人员安排、机子的情况,都会影响飞行。”

这可能也是很多厂家小单不想接,太大会有压力的原因。一旦信号丢失,或RTK出现问题,或人为干扰,就会出现表演事故,而这样的事故,在西安和海南等地的表演中都曾出现过。

“暴利”时代很快将结束?

编队飞行还多多少少跟一个主要用于军事领域的名词有着一定的关联:蜂群。

若联科技相关工作人员透露,在该公司所计划做的几个行业里,有植保作业、搜救、拍摄等,也有集群作战的计划。

不过,要实现集群作战的功能,当然没那么容易。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工程师杨炯看来,编队飞行目前还不能达成每个飞机之间有信息的沟通,也就是所谓蜂群的状况,所谓蜂群现在是有指挥的,可能是一个长机带着几个小编队,在他看来,编队表演目前不但达不到蜂群的效果,也没有必要。“任何东西都是重量的,有重量就会降低航时,多加一个功能就减少一分航时,所以飞机没有必要的功能是不会上的。无人机智能规划分十级,从最开始的单机到最后的交互协同,但现实有一个问题,如果没有必要性存在的情况是没有人愿意掏钱让你去做的。”杨炯说,蜂群的最大意义在于我明目张胆的侦察你,就算你发现也打不完。

中国无人机创业创新联盟副秘书长金伟则认为,灯光秀式的飞行编队其实也做不了太多有关蜂群战术的技术积累,主要原因是军用技术已经走在它前面。“有些人可能会认为,做编队如果能够做到协同,就可以用作军用,这样的想法,首先要看对于他们来讲有没有这个必要,而且自主协同技术要求非常高,以现在这种阶段靠企业或者他们每次表演的几千万收入去做军方都没有突破的技术,无人机企业也不太会愿意。”在他看来,无人机很多的技术,包括航空技术,其实都是军队先用,然后再用到民用领域。

 

 

无人机列阵是很辛苦的工作/图 来源网络

但在民用的灯光秀表演上,看上去这项拉风的业务市场潜力巨大。

从去年开始,编队飞行开始火热,尤其是经过像春晚、平昌冬奥等的推广,更加的声名大噪,编队表演也成了消费级无人机重要的盈利点。

不过,随着无人机编队高创收能力的曝光,近几年行业内做编队飞行的公司也开始变多,竞争也变得越来越激烈。

未来的编队灯光秀,会不会也变成一片红海?在中国无人机创业创新联盟副秘书长金伟看来,早期的编队技术含量其实并不高,而且编队也确实特别贵,一架飞机表演一次之前是一万块,后来有的报价甚至达到两万块。如果以一架次报价2万算,一千架就得2000万,这对于需要展示地方形象的客户象来说不是个容易接受的数字,更让人难以回避的是,现在没有上千架,要说搞好一个地方的形象展示,似乎也比较有难度。

“编队飞行这几年国内企业做的确实不错,甚至有点出乎意料。”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工程师杨炯说,业务开展不错,跟中国人的娱乐精神息息相关。不过,他觉得属于飞行编队的“暴利”时代很快就会结束,原因之一就是它没有什么特别核心的技术,“编队飞行最核心的技术含量就在编程软件,而且也没有什么特殊技术可以保证飞机不掉下来,这也是编队表演时每次都有备用机子的原因所在。”在他看来,越是暴利,也必然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进来分上一杯羹,编队表演的价格也会随着参与者的越来越多而越来越往下掉。

 
标签: 无人机表演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